您的位置: 渝北信息港 > 故事

婚字诀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29:49

总是喜欢黄昏,没有原因的。  喜欢在黄昏里漫步,特别是枫叶遍布的秋天,总有一种朦胧的美。喜欢长发披肩,亚麻色的头发和枫叶混在一起,希望自己变成一片飞舞的枫叶,自由自在的飞翔,累了就化成春泥守护来年的枫树。总是面无表情的把双手插到上衣的口袋里,背着双肩包,耳朵里塞着耳机,听着不知名的音乐,边走边想,边想边蹙眉。  也许是一个人孤单太久了,总是想着有些意外的收获,当然只是心头想想罢了。有些人就是纸老虎一只,比如说我,口头上很强悍,到了实际上还是会胆怯。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看下来电显示,是大学里的一个挚友。有的人一生只能有一个朋友,就像我,我笑了笑按下接听键。  一阵嘈杂的女声从听筒传出来,有些破坏这宁静的气氛。“你赶紧给我回来,有话跟你说,快点,现在我在你住的地方等你。”没等我反应她就把电话给挂断了。这么多年不见,她还是一如大学时代的雷厉风行。  回到住处,房门大开,不用想我也知道是谁。  “你回来了,怎么穿成这样?干什么去了?你怎么把家里弄这么乱?你这有吃的没?你的头发怎么没变化,还是直直的长发,早和你说了烫一个大波浪卷适合你,都多大了还是直发,装什么清纯……”  我瞠目结舌的看着依旧是大波浪卷发的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艺现在扎着个围裙,穿着我的拖鞋,左手拿着个扫把,右手拿着毛巾,大波浪头发高高卷起,活活一个家庭主妇。在学校的时候她是讲究形象的,出门之前肯定要化妆,衣服换上好几套才满意。印象中的她很少这么邋遢,那时候倒是我不修边幅,整天顶着一张素颜。  我愣住,傻傻的看着她,竟有一瞬间的陌生。  小艺放下拖把,走过来拿手在我眼前晃晃,说道:“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把钥匙放到窗台上,你怎么就是听不进去,你一个人住很不让人放心,你都要奔三了,还这么毛躁,还以为你是当年那个大学生啊。”  在小艺的唠叨里,我拖着她进了屋。屋里已经焕然一新了,阳台上的花摆放的整整齐齐,窗帘已经换成了我喜欢的天蓝色,桌子上的花瓶里也有了新鲜的花。书架上的书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书桌上的垃圾都不见了。  我回过头对着小艺说道:“都是你的杰作?”  小艺得意的点点头道:“不用太崇拜我。”  我笑了一声道:“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这么拘束的环境。”  小艺笑道:“你都多大了,还这样孩子气。”  我回过头,狠狠地瞪着她道:“你就不能不提醒我的年龄问题?这么长时间不见,你丫怎么还是这样讨厌人?”  小艺哈哈一笑,双手叉腰道:“苏落落,五年前你不是我的对手,五年后你还不是我的对手。好了,我饿了,想吃你做的香辣鸡丁。”她叉腰的手抱住我,像只小猫一样伏在我身上,一如几年前。  我推开她,到角落里找了个购物袋一把扔给她道:“拿着,买菜去。”  小艺嘟着嘴,磨磨蹭蹭的跟在后面。  转了街角,等了好久也不见她。我倒回去,却发现她在那停住,直直的看着我。  我跑过去,问道:“你丫又想干什么?”  小艺眼珠一翻道:“这个。”她指了指购物袋说:“为什么还是我拿,大学的时候就被你欺负,现在还是被你欺负,你个混蛋。”  我哈哈大笑,突然想起大学时光,每次逛街我都不带购物袋,每次都是小艺提着满满的一包东西到六楼,每次都发誓再也不帮我带了,却每次都帮我拿着。今天的场景像极了大学时候。  我笑着说:“好了,我拿,这次我拿。”  小艺立即咧开嘴笑了。  从菜市场回来天已经黑了。小艺边吃边赞叹,时不时的喝水。  “人啊,有的时候真是贱得慌,你说我,明明不能吃辣,却就是喜欢你做的辣子鸡,明知道吃了辣会过敏却还是吃,人啊。”说话间,小艺端起一杯啤酒,一口喝尽。  我笑着说道:“早就准备好了扑尔敏,没事的,放心吃。”  小艺重新倒了一杯酒道:“来,好久没和你喝了,干一杯怎么样?”  我笑道:“当年我们就没分出胜负,要不今天我们比一下?”  小艺哈哈大笑道:“你丫还好意思说,每次都是你临阵脱逃不敢和我比,你丫的。”  我皱了皱眉说:“不准说脏话。”  小艺抱着啤酒瓶哈哈大笑,我们碰杯,干了一杯酒,我也跟着她大笑起来。  小艺喝了很多,有些醉了。  我知道她肯定遇上了什么事,不然她不会这样。  喝光一瓶酒,我把她扶到床上。  小艺盯着我的眼说道:“你知道吗?我这一生中,只有你这么一个好朋友,我不应该瞒着你的,落落,我离婚了。”  我擦擦她的眼泪说:“不哭,这个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  小艺哭着喊道:“为什么?为什么他这么狠心?”  我把毛巾打湿,细细的帮她擦脸。  小艺的泪水一直止不住的往下流。“你知道吗?我那么爱他,甚至不惜为了他放弃了读研究生,我专心在家相夫教子,可他呢?落落,我该怎么办?我放不开他。”  我轻轻擦下她的眼泪,“我了解陈原,他不是这种人。”  小艺哭的更凶了,“落落,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们的婚姻已经走到尽头了,我们结束了。”  小艺起身从包里翻出一绿色本子,看到它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我拍拍她的肩道:“睡吧,明天就好了,这个地球没了谁都照样转。”  小艺依旧睁着眼,脸上的泪水依然汹涌。“落落,其实我很羡慕你。”  我笑了。“羡慕我什么?”  小艺轻轻侧侧身道:“像你这样挺好的,单身,独立。只是你真的很快乐吗?”  我笑道:“小艺,我快不快乐你还不知道吗?”  小艺抽泣着笑了两声道:“是啊,我当然知道。你和他怎么样了?”  我低下头,“还能怎么样,一直就这样,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拘束。”  小艺道:“你应该结婚了,虽然婚姻很痛苦,但是你应该把自己倾销出去。”  我笑道:“你这个没记性的呆瓜,刚才是谁哭的这么凶?”  小艺擦擦眼泪道:“我和你不一样,我太在乎他了,你是那种拿得起,放得开的人,在婚姻中你不会吃亏。”  我笑着躺在她身边道:“我不想。”  小艺道:“就这么单身着?”  我点点头,道:“不是也挺好的吗?”  小艺侧身看着我道:“就这么孤独下去吗?”  我笑道:“也不一定,咱们学生物的擅长什么?”  小艺笑道:“你这个呆瓜,有什么想法说下。”  我看着天花板,笑道:“找个的男人生个娃,自己带。”  小艺道:“从遗传方面来说,基因很重要,你到哪去找?”  我笑道:“细心点总会找到的,就是借点精子用用,不会那么小气吧。”  小艺笑骂道:“怎么还是这么口无遮拦?当初就是你喜欢在熄灯后讲什么荤笑话。”  我笑道:“小艺,都结过婚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保守?”  小艺正了正色道:“真打算这么做?”  我笑道:“不想把自己嫁出去,又不想孤独终老,我是个女人,不生个娃这辈子活的太亏了。”  小艺道:“你真自私。”  我笑道:“为什么?”  小艺道:“你的孩子会恨你的,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有母爱,还有父爱。”  黑暗中的我不说话。  小艺继续说道:“我们宿舍的那些人都结婚了,你还是考虑考虑吧,虽然我的婚姻很失败,但你还是应该到围墙里走一走。”  我继续沉默,黑暗中我感觉到她摇摇头。  我说:“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受拘束。”  小艺点点头道:“我知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执着。”  我笑道:“你知道的,我们能让自己的孩子趋近于完美,只是前提是有的基因。”  小艺笑道:“这么多年不碰书本,都快忘干净了。”  我笑道:“整天和基因打交道,难免染上点不好的气息。”  小艺笑道:“你不是学微生物吗?”  我也笑了,“看来你真的把学的东西都还给老师了,你不知道微生物工程和基因工程是分不开的吗?”  小艺笑笑,我继续说道:“等哪天我决定要小孩了,你过来陪我。”  小艺点点头道:“男孩还是女孩?”  我笑道:“女孩吧,知心。”  小艺笑道:“还是学基因的好,生男生女自己决定。”  我笑了笑,声音逐渐小下去。看看旁边的小艺,睡着的脸上还有泪珠。我叹了口气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到精神抖擞的小艺正扎着围裙在做早饭。她又恢复了明朗的神情。陈原啊,你让我怎么说你,这样的女孩你到哪去找啊。  小艺挥着勺子对我笑道:“我要回去了,宝宝吵着找我,现在虽然离婚了,孩子也给了陈原,但陈原看不好她,我还是回去瞧瞧吧。”  我点点头,把饭盛上。  小艺笑着看着我道:“怎么样?我的厨艺长进了没有?”  我笑着点点头。小艺笑的开心的像只小猫。  早饭之后,小艺就匆匆忙忙的回去了。离婚了她还是放不下。我摇摇头,打开笔记本,上去发了一个帖子。  “现招男士一名,相貌,智力,身高,品质,年龄在二十八岁左右,有意者请联系这个QQ号。”  发出帖子后,我大笑了一顿就出门了。  这个年代,越是这种帖子越能吸引人的注意。  从实验室回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我开灯,洗漱,草草吃了晚饭。和往常一样登上QQ,一条好友请求出现在我面前。我的问题是:你是谁?这人回答的是:很的男士。  我笑了一下,加上了他。  他发过来一个可爱的表情说:你好。  我笑了笑,也发过去:嗯,我好。  他发过来一个大笑的表情,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笑意。  他说:你真幽默。  我笑了笑,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  他说:你为什么要找男士。  我想了想,发过去:当然有用。  他发过来几个问号。  我说:找个的男人要点的精子,不是很过分的要求吧?  他停了好长一段时间。  我关掉对话框的时候,QQ又响了。  他说:你寂寞吗?  我发过去几个问号。  他说:为什么想找个人和你一夜情。  我笑了两声发过去:只是要精子而已,什么一夜情两夜情的。  他说:要精子有什么用?  我发了个大笑的表情说:和我的卵子结合,生个娃。  那边愣了好长时间才发过来:为什么?  我发过去:因为我不想结婚,却还想行使以下女人特有的权利,生个崽,你说我能怎么办?  他发过来两个哈哈。  我笑着发过去:想法很惊人是不是?  他发过来:你一定是研究生物的,不然不会有这么稀奇的想法。  我发过一个大大的笑脸。  他说:我怎么样?  我笑着发过去:条件很高,我要保证基因的优越性,以及优越的遗传性。  他发过一个大笑的表情:我能保证基因的优越性。  我讪笑几声发过去:结了婚的人不要,麻烦。  他说:我单身,处男。  我笑着发过去:先鉴定一下,再成交。  他说:我不是卖身。  我发过一个大笑的表情:你卖精子,我不给钱。  他发过一个可爱的表情:我也在你的城市,什么时候见个面?  我说:我对陌生人没有安全感。  他发过一个大笑的表情:在警局对面的咖啡厅怎么样?  警局对面的咖啡厅是警局开的,里面经常有便装的警察,想在那闹事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其实在别的地方我也不怕,学生物的我几乎满身都带着细菌,就像武侠小说里的毒药,随时都能把人给毒晕。  我发过去:好,明天上午十点,亚麻色直发,米色风衣,我会带着一本知音杂志。  他发过一个大笑的表情:好,休闲装,亚麻色短发,帅气的那个就是我。  我哈哈一笑,发过去:明天见。  他的头像变灰之前发过两个Bye。  我关掉电脑,想着明天去还是不去。  我把平日养的细菌提取出来,不同的细菌放到不同的地方,把细菌提取物干燥。和陌生人见面,我总是不放心。这些菌都是有毒菌,有的甚至可以致命,到时候自保肯定没事。  一夜无梦。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八点半了。吃过早饭,给实验室打过电话说今天不过去。实验室没什么事,我过不过去都一样,主任也没说什么。  来到咖啡厅才九点半,我翻开知音杂志,心不在焉的翻着。眼睛时不时的向门外瞟。  虽然嘴上不屑,心里还是很期待的。  九点四十,进来一对情侣。接着进来一位男士,三十五岁左右,他四处看了看自己找了个位子坐下来。  九点四十五,一位年轻女士进来,身后还有一个男生,看样子也是情侣。我的心突然怦怦跳。  九点五十了,咖啡厅里陆续有人进来,我却不知道哪一个是。亚麻色短发,休闲装。有好几个符合条件的,却没有一个是他。  九点五十五,一位老妇人进来了。身后跟着一个小伙子,也是亚麻色短发,休闲装。他们边走边笑,我摇摇头,这个还不是。  低头继续心不在焉的翻着杂志,一个人影来到我面前。  我抬起头,看到一身休闲装的他。  他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你就是秋枫落落?”  我点点头,我的网名就叫秋枫落落。  他笑着说道:“我是迷失了的情缘。”  我笑着说了声坐下。要了两杯咖啡,不加糖。  他笑着说:“我也不喜欢加了糖的咖啡。”   共 1080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医院治男科
昆明的癫痫研究院
昆明能根治癫痫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