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评论为何某些官员热衷兼职社团

2018-10-29 12:40:17

评论:为何某些官员热衷兼职社团

近日,山西多部门综合治理社团顽疾取得成效。截至目前,在该省学会、协会等社团中,共清理在社团兼职的超龄处级以上领导144人、在职处级以上领导400人。(5月26日《人民》)

社团与官员的利益同盟,遭舆论诟病久矣。此番山西专项治理所取得的“丰硕成果”,足可说明官员违规兼职现象之普遍。在一个缺乏社团传统的社会里,民间组织拉拢官员坐镇撑场,也许无可奈何。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公职人员就有理由“一拍即合”。需要明确的是,公共权力天然存在边界。官员动辄将自己与社会团体捆绑,无疑是把公权私利化,实乃滥权行为。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大肆吸纳官员兼职,其实是民间团体被迫的生存策略。面对层层设限、举步维艰的审批环境,它们意图通过笼络强势人物迅速“开路”;而在日常运作阶段,官员一路保驾护航,也是社团“规避麻烦”的有效手段。一言以蔽之,由于实力官员的帮助,许多民间社团得以挣脱那种处处设防的政策生态,终成立和运转起来。

民间社团里官员兼职乱象,其前世今生想必可以剖解为两个部分。一方面是,社团普遍性缺乏公平的生存环境,只能寻觅靠山或代理人打开局面;另一方面则是,官员所握权力缺乏约束,能轻而易举地公为私用、兜售变现。此外,此事所传递的令人遗憾信号在于,我们仍远未进入一个“规则社会”:纸面的程序规范,依旧充满弹性,依旧在“看人办事”。具体到针对民间社团的管理,有无强势领导站台,注定会遭遇完全不同的对待。

一套无比繁杂又无比暧昧的规则架构内,能量强大的官员理所当然会成为被竞相拉拢的对象。于此,非但是民间社团,其他利益主体同样在做着相似的事情。如果说,社团联合官员,在开始是迫不得已,那么在之后的日子里,两者之间或许已经畸变成一种合谋的关系:前者早已忘记了自己的理念和使命,而日益沦为以“收费创收”为核心的攫利组织;与此同时,后者则暗暗推动了某些行政部门审批权限向所属社团的转移,并从中获得回报。

斩断社团和官员之间的相互利用,显然不是岗位清理就可实现。更重要的是,给民间组织更宽容的政策环境、更精简却刚性的监管标准;同时,以切实有效的努力,真正抑制住职能部门转授权力,以及个体官员权为私用的冲动。

(然玉)

原标题:评论:为何某些官员热衷兼职社团

稿源:中新

作者:

筑志红中麻将
保利阳光城
世茂悦海院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