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渝北信息港 > 时尚

陕西一女子黑户24年7张证明无法证明自己

发布时间:2019-10-13 05:07:38

  陕西一女子黑户24年 7张证明无法证明自己

  今年24岁的陕西周至县女子唐玲生下来就被打上了“黑户”的烙印,她被认为是游离在社会之外的“影子”;她的下一代被称为“黑二代”;她肩上所承受的一切沉重包袱,只因那一张轻薄的“户口纸”。

  4年,1460天,她先后多次奔波派出所办理户口,都被各种理由拒绝,从零星希望到失望到终的彻底绝望,唐玲的“黑户漂白之路”曲折艰辛,“黑户”是她多年来难以逾越的大山,更是她目前生活难以承受之重。

  4年,1460天,她怀揣着证明不离身,住酒店、找工作、买车票……随时准备着向人们证明她的真实身份,因为她是众人皆知的“黑户”,没有身份证。

  介入

  唐玲初次做笔录

  5月22日,阳光明媚,与唐玲前往她出生地陕西周至县九峰镇耿西村。

  坐在车内一角的唐玲情绪显得有点不安和浮躁:“我此刻的心情像打翻了五味瓶,担心这次去办理户口会不会再次遭拒绝?更害怕见到父亲。”唐玲说,因为这么多的证明开来实在不容易,开证明都在晚上,还要戴着口罩、帽子,偷偷地去,生怕碰上父亲,现在再次返回村里,她心理压力还是比较大。

  当天上午10时45分,和唐玲来到周至县九峰派出所。此时的唐玲,站在派出所大门口,凝望着派出所的牌子却不敢进去:“一想到进去被民警骂的话,我就感到害怕……”在再三安慰下,唐玲才跟随进入了九峰派出所。

  户籍室里一名工作人员告知唐玲,副所长杨毅超去沣峪口学习去了。这一情况也在该所所长辛立成的口中得到证实。

  终还是唐玲和母亲说到过的那个民警寇文朝接待了唐玲。进入寇文朝办公室后,看到,办公桌后面的墙上,用A4纸书写的自省录“不容易”,是民警不容易,还是前来办事的群众不容易,没搞明白。

  寇文朝在问清是唐玲的朋友身份后,才对唐玲说:“你要想办户口,先去村上把这些证明开一下,然后等我们调查。”他在旁边桌子上翻腾了一会,才将一张补办户口的流程表摆在唐玲面前。

  “你说的这些证明不都开过了吗?我随身携带着,你给的表格我也已经填写好了,在身上也装了一段日子了……”唐玲说完,将5份证明和已经填写好的补办户口的流程表拿给寇文朝看。看到,这5份证明分别是:2014年12月27日,周至县九峰镇耿西村村委会开的唐玲身份证明,以及唐玲从出生至今无户口,恳请派出所补办户口的证明;2014年12月29日,周至县九峰镇中心学校开具的唐玲在耿西村小学就读证明;2014年12月29日,接生员开的唐玲于1991年9月20日在家出生的证明;2015年3月21日,耿西村村委会开的2张唐玲在第六次人口普查中因未上报被遗漏的证明。

  看完相关材料后,寇文朝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你填写的这个补办户口的流程表不行,因为是手写的,现在都是用电子版的格式,你重新去搞个电子版的来。另外还要照一张照片,书写上唐玲的名字举在胸前,照片是5寸的。”

  唐玲说:“今天是不是可以先做笔录,4年了我来派出所多趟,还没有民警给我做过笔录呢。”寇文朝说:“等我再做笔录。”

  这时问寇文朝,为何今天(5月22日)不能做笔录时,该所所长走进寇文朝的办公室对他说:“你给做一下(指笔录),把唐玲的情况问清楚,能够答复的就说,不能答复的就不要说。”

  笔录过程

  一个小时的笔录让唐玲等了4年

  跟随寇文朝和唐玲一起来到九峰派出所办公室,开始对唐玲做笔录。整个笔录时间持续了近一个小时,而这近一个小时就能完成的事情,却让唐玲跑了整整4年。

  期间,当亮明身份后,寇文朝写字的笔突然停了下来,抬头问清的单位姓名后,一直板着的脸突然有了笑容,他说:“你放心,以前我没接手你的事情,是杨毅超把你的事情耽搁了,现在我接手了,就一定把户口给你办好。”唐玲说,这句话让我等了整整4年。

  见寇文朝如此说,问寇文朝,唐玲之前就找过你三次,现在怎么却说是才接手呢?寇文朝还是那句话:“我以前没有接手,是杨毅超在办理,其中的缘由我不知道。”做笔录的过程中,所长再次来到办公室告诉寇文朝,通知唐玲,一个星期后能办或者不能办给她答复。

  热心老板

  同情唐玲遭遇愿免费为其照相

  当天中午12点10分,为了尽快帮助唐玲完善办户口所需的材料,带着唐玲来到距九峰派出所不到300多米的一家打字复印社。在得知唐玲是为了办理24年的黑户口时,女老板显得格外热情,迅速将唐玲的相关信息填写在表格内,打印了出来。唐玲拿着打印出来的电子版表格,泪水再次流了出来。

  12点32分,和唐玲又来到一家快照馆。唐玲一眼就认出了老板是她小学同学的父亲,而老板也在获悉帮助唐玲解决黑户的情况后,自愿免费为唐玲照相制作,但是执着的唐玲还是拒绝了老板的好意,坚持给了老板15元钱。

  “我不会电脑,要是没有你们,还不知道要跑多少路才能办好呢!”唐玲对说。随后,她准备将完善好的资料送到九峰派出所时,被告知寇文朝连午饭都没吃,已经去耿西村调查落实唐玲的身份去了。于是唐玲将资料交给另一位民警,让其转交给寇文朝。

  上午的顺利,让唐玲舒了一口气,在回家的路上她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这是我4年来次这么高兴,也是4年来民警次把我当人看,没有骂我,看来这次是真的有希望了。”唐玲说,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母亲和三婶。唐玲的三婶在里也告诉她了一个好消息:民警已经来到村里开始调查她的身份了。

  追问

  唐玲24年黑户谁之过

  看到唐玲因有希望办理好户口而欣喜,在感到欣慰的同时,心中不免产生一个个疑问

  追问一 九峰派出所4年为何不下村调查

  4年来,周至县公安局九峰派出所为什么一次都没有去唐玲所在的耿西村调查落实她的身份?是路途太遥远,还是有难言之隐?

  为了证实这一点,对此驾车体验了一番。当天下午2时10分,驱车从九峰派出所出发,在唐玲的指引下,沿着村路前往耿西村,不到60公里的时速,仅仅9分钟的时间就到了耿西村,看来路途并不遥远。

  追问二 唐玲24年黑户谁之过

  4年来,唐玲和母亲一次又一次地来派出所,一次又一次地根据九峰派出所的要求连夜开具证明,然而“换来”的却是唐玲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和绝望!

  西安市公安局多次出台惠民政策,推出6类25项便民措施,警务前移,民警驻村,其目的就是为了方便群众办事。面对唐玲,九峰派出所做到了吗?唐玲24年的黑户生涯,到底是谁之过?

  追问三 怎样才能证明唐玲就是唐玲

  一个弱女子,一个年轻的母亲,为了能够“漂白”自己的身份,为了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为了讨一个合法公民的权利,为了年仅2岁的孩子不再走她的路成为又一个“黑户”,她倾其所有,奔波在西安、周至和村上。用唐玲母亲的话来说,农民办个事情咋就那么难呢?7张证明都证明不了唐玲是唐玲!唐玲泪眼婆娑地问:“怎么才能够证明我就是我啊?我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证明了!”

  反响

  唐玲经历引市民同情

  昨日,本报特别关注版刊发了《7张证明证明不了唐玲是唐玲》一文后,在社会各界反响强烈,站纷纷转载,人们唏嘘声一片,在感到惊讶和不可思议的同时,对唐玲的遭遇感到同情,都在追问唐玲24年的黑户是谁造成的。

  家住西安东郊的王先生打来说,如今已经是法治社会了,派出所怎么对一个弱女子黑户的问题不闻不问,反而给其脸色看。建议相关部门介入调查,让派出所民警和相关人担责。

  刘先生在中非常气愤,连问了几个问题质疑派出所的做法,他建议唐玲怎司法程序,告派出所不作为。

  不愿透露姓名的周至县一位女士来电说,唐玲太可怜了,也不知道她多年来是怎么过的,没有身份证什么事情都办不了,连张火车票都买不到,着实让人同情,而派出所的做法却让人气愤。(三秦都市报)

电工电气
人物
英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