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渝北信息港 > 网络

墨派胡家姐妹传奇故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38:55

张华是河南信阳府商城县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是个美男子。他15岁那年,和爸爸在地里劳动。看见一只野狗追赶一只小狐狸。那小狐狸走投无路,慌慌张张地向张华奔来。张华一伸胳膊,把小狐狸抱了起来,他爸爸用锄头打跑了野狗。  小狐狸毛色红得像一团火,十分漂亮,两只眼睛射出恐惧的光芒,浑身颤抖,十分可怜。张华爱怜地对小狐狸说:“不要害怕,我放你去找妈妈。”等野狗跑的不见了踪影,张华把小狐狸放在地上,说:“快回家吧,妈妈正焦急地等着你呢!”小狐狸好像听懂话似的,眼含泪水,向张华点了三次头,然后飞快地向南山跑去,钻进了密林。  张华18岁那年,家中变得一贫如洗,娶不上媳妇。  这一年,河南信阳府大旱,闹起大饥荒。人们先是吃红薯,蚕豆叶放点盐当菜,喝玉米稀粥,端起碗来能照见人影。后来连红薯也吃不上了,人们就吃干红薯叶,吃野菜,吃野草,吃树叶,吃树皮,吃“观音土”。  人们把榆树外面的一层皮刮掉,把二层皮剥下来,放在瓦上焙干了,用石臼捣碎吃。人们把燕麦薅回来后,洗洗切成段,用铁锅用瓦盆烧火一加热就吃了。  张华为了活命,饿得狠了,连青蛙卵、蝌蚪、蝎虎、老鼠都捉来吃。扒房子逮住几只蝎虎,打死后放在瓦上一烤,半生不熟连骨头都嚼嚼咽了。那时候老鼠也饿的跑不快,逮住老鼠一剥皮,用火烧着吃或者煮着吃。有一次,他从河沟里弄回来一盆子青蛙卵,点火煮熟,饥不择食盛碗里就吃。谁知道那青蛙卵黏糊糊太热,一下子把口腔都烫破了。  快过年时,他偷拿了王乡绅家一根红萝卜,躲屋里啃,真觉得味道甜啊!吃完后,又偷了一棵大白菜,白菜吃完后,他把白菜根埋到院子里,一发芽他就掰着吃,后来等不及发芽了,又把白菜根也扒出来啃吃了。  他到野外找大雁屎和牛粪,把牛粪拿回家,拍成饼状,放在锅里贴饼子,填肚里充饥。  人们饿得虚胖浮肿。人一浮肿,手一按一个窝,脸肿的把眼挤成一条缝,离死也差不远了。人都饿疯了,谁也顾不上谁。他有个邻居喊老五奶的,儿子害了浮肿病。老五奶从北坡沟里拣回来一个死娃子,回家后把头剁了,脚剁了,把身子煮了。她自己还舍不得多吃,让儿子吃。儿子问是啥肉?老五奶说你甭管啥肉快趁热吃吧!  村里开始饿死人,人们饿的有气无力,坑也挖不深,坟头也就不大。后来死的人更多了,有的一家饿死三四口人。死的人多,大人小孩都没人埋,也饿得没力气抬死尸挖墓坑了,就干脆埋到红薯窖里。  有的死尸被老鼠掏吃了眼睛,露着俩黑窟窿,看着又惨又怕。  还活着的人都饿的大腿精细,身上浮肿,走路拄个棍子一摇三晃迈不动步子。村里有个老太婆坐在门口,瘦的皮包骨头,穿一件破棉袄,手从棉袄破洞抓棉絮塞嘴里嚼,一咽一伸脖子。  张华的爷爷奶奶都先后饿死了,爸爸妈妈也饿得奄奄一息。  一个秋高气爽的夜晚,天上繁星闪烁,明月当空高照。张华饿得头昏眼花,一个人徘徊在月影之下,在院子里到处寻找,希望能找到一个壁虎、老鼠或一只昆虫。忽然一个女子跳墙进来,对张华说:“张郎,你在寻找什么?”  张华抬头一看,见这女子容貌美丽,犹如仙女,他十分惊喜,回答道:“我在找吃的东西。”  那美女笑道:“不用找了,我这里有吃的东西给你。”说罢,掏出一粒花生粒般大小的红丸,递给张华,说:“把它吃掉吧。”  张华接过红丸一口吞下,顿觉饥饿感立即消失,浑身有了力气。他非常高兴,望着美女脉脉含情的眼睛,手足无措,脸红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美女微微一笑,说:“你就不想邀请我到你屋里坐坐吗?”  张华如梦方醒,连忙说道:“请,请进。”把美女让进自己的小屋。屋里没有椅子,就请她坐在床上。  女子自我介绍说:“姓胡,叫胡三姐。”张华问她的住处,女子笑而不答,张生也就不再追问。  美女说:“咱俩有缘分,故此前来到此找你结婚,今夜就是佳期。请你不要嫌弃我丑陋。”说着,就抱住张华亲吻。张华闻到一股异香喷鼻而来,一股热气从丹田升起,那个东西不由自主地坚挺起来。俩人不约而同地宽衣解带,成其好事。好半日,云收雨散,各整衣襟。  美女说:“我要拜见公婆。”张华就把妻子领到父母屋里。老两口并着倒在床上,饿得奄奄一息。他们从破窗射进的月光中,见儿子带着一个仙女进来,大吃一惊,问道:“儿啊,你带来的是谁?”  还没等张华说话,胡三姐就答道:“爸,妈,我是张郎的妻子,您老的儿媳妇,特来给您送吃的东西。”说罢,掏出两粒红丸,分别给了二位老人。二老吞下红丸后,饥饿感立即消失,浑身有了力气。麻利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二老见美女漂亮、善良、开朗,非常喜欢,问道:“姑娘从哪里来?”  胡三姐道:“说出来,请您不要害怕。我是狐仙,与张郎有缘分,城隍爷让我嫁给张郎,救济这一带的饥民。”  两位老人和张华听说是“狐仙”,慌忙跪下叩头。胡三姐急忙扶起二老和张华,连说:“使不得!我是您的儿媳妇和妻子,你们这样叩头,要折我的阳寿的。”  从第二天开始,张华就带着胡三姐走门串户用红丸救治饥民。全村人受到救治,都健壮起来。  一夜,张华与胡三姐对坐灯前。张华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越看越觉三姐美。三姐笑着说:“你眈眈地看着我做什么?”  张华回答说:“我看你长得像红叶碧桃,就是看一夜也看不够。”  三姐说:“我长得这样丑你都看不够,若见到我四妹,还不知神魂颠倒到什么样子!”  饱暖思淫欲,张华听了四姐比三姐还漂亮,更加动心,恨不能马上见到四姐。就给三姐下跪请求三姐把四姐带来相见。  三姐笑着用指头点着张华的额头,讥笑道:“你吃着碗里的还看着碗外的,真是贪得无厌,得陇望蜀!”  第二天晚上,三姐果然领着四姐来了。四姐年纪十五六岁,长得既像露水下的荷花,又像雾润下的杏花,嫣然含笑,妩媚动人。张华一见,欣喜若狂,急忙请她坐下。  这时三姐与张华一起说话,四姐只是低头含羞,用手摆弄身上的绣带,一语不发。一会儿,三姐对四姐说:“害羞什么?这就是你的郎君啊,今晚就是你们的洞房花烛之夜。我先走了。”说罢起身告辞。  四姐也要一同走,张生一手拉住四姐不放,眼睛看着三姐说:“请帮着说句话吧!”三姐笑着说:“妹妹,今天是你和张郎的洞房花烛之夜啊,你怎么能走呢!”四姐没说话,半推半就地留了下来,三姐便一人走了。  张华与四姐的亲热温存不必细说。事毕,接着就互相倾吐自己的生平,越说越知己。四姐说:“你还记得你们父子救过一只被野狗追赶的小狐狸吗?我就是那只被救的小狐狸啊。我父母感激您的恩德,经请示城隍爷批准,把我和三姐都嫁给你为妻。请郎君不要因为我们是异类而看不起我们。”张华说:“怎么会呢!我爱你们都爱的发疯了。”又领着四姐拜见公婆,老两口欢喜不尽。  第二天,三姐来了。他们三人一起去救治饥民。  过了几天,三姐和四姐因为有事要到别处去,与张华约好隔夜再来。这天张华无事,就到野外闲逛。山下原来就有一个桷树林子,朦胧中忽然从林子里走出一个少妇。这少妇长得也很有风韵,走近张华说:“你为什么每天恋着胡家姊妹?她们又不能给你一文钱。”说着拿出一贯钱交给张华,说:“你先拿回去,买点好酒,我回去拿点菜肴来,今晚和你好好快乐快乐。” ¬  张华拿回钱来,按妇人的吩咐买了酒。稍呆一会儿,少妇果然来了,把带来的烧鸡、火腿放在桌子上,抽出自带的小刀割成小块,就与张华饮酒说笑,欢乐非常。酒后二人就息灯上床,这妇人床上功夫十分了得,弄得张华骨软筋酥、魂飞魄散,直到天明起床。  那妇人起床要走,正穿鞋时,忽听有人声,侧耳一听,人已走入帐幕内,一看,是胡家姊妹。妇人一见仓惶逃窜,慌忙中掉了一只鞋在床上。胡家二女追着骂道:“骚狐!怎敢偷我的老公!”说着追了出去,过了一会儿才回来。俩姐妹抱怨张华说:“你真没出息,竟与骚狐匹配!我们不能再亲近你了!”怒气冲冲地就要走。张华既羞愧又惶恐,急忙下跪叩头,连连认错,态度恳切。三姐和四姐才渐渐消了气,又和以前一样相好了。 ¬  张华和两位妻子救治好本村的饥民,又到邻村救济饥民。“仙女下凡救济饥民”的消息,很快地传播开来。  一天,一个胖大和尚来张家化缘,张华的父亲开门后,和尚就说:“我是来寻找妖精的,已经找了很长时间了,近来才知道在你这里。”张华的父亲因听和尚说话奇怪,就问详情。和尚回答说:“我天天在外云游,周游四方。我听说有两个狐狸精到处兴妖作怪,蛊惑百姓,扰乱社会治安,她们吸食青年精血,已经把几个青年害死了。我听说后非常气愤,决心找到妖精除掉它!我已奔走了几千里路了,一直没找到踪影。现在发现在你家,不除掉它,你儿子也将被狐狸精害死!”   听和尚这一说,张华父亲心里很害怕,就请和尚进屋,要求快作法除妖。和尚拿出两个瓶子,摆在地上,念了很长时间的咒语,就见有两团黑烟分别钻入瓶子里。和尚说:“两个狐狸精全都捉住了!”接着拿出猪膀胱蒙住瓶口,捆封得严严实实。  张华正在和妻子在外救济灾民,忽然听见妻子惨叫一声:“张郎赶快回家救我!”两个妻子都就不见了。张华急忙往家里跑。  张华的父亲见和尚捉住了妖精,很高兴,执意留和尚吃饭。张华跑回家中知道了这一切,心里很觉可怜。他走近瓶子偷看,就听四姐在瓶中说:“坐视不救,真是负心人!”张华心里凄然,急忙去开瓶封,但结子很牢固,解不开。四姐又说:“不用费劲解了,只要刺破猪膀胱,我们就能出去。”张华急忙拿起剪刀刺破猪膀胱,就见一丝白气从瓶中冒出,升往天空中去了。  张华正要刺另一个瓶子的猪膀胱,恰好和尚饭后出来,大喊:“公子不可!”飞快地把剪子夺过来。他见有一个瓶子上猪膀胱破了,大惊说:“逃走了!这一定是公子干的。唉,竖子不可救也!这是天意,阿弥陀佛!”他拿起瓶子摇了摇,又贴近耳朵听了听,说道:“幸好只跑了一个!那一个活该不死,可以赦免她!”说罢,带上瓶就告辞了。   十年以后,张华在地里割麦子,远远看见一个美女坐在树下。张华走过去定睛一看,那美女原来是他昼思夜想的妻子胡四姐。他悲喜交集,抱住四姐哭起来。  四姐说:“别后十多年了,如今我的大丹已经炼成,但还是没有忘记郎君,因此再来看看你。”张华要求她一起回家,四姐说:“我已今非昔比了,不能再染红尘,以后再见吧!”说完,就不见了。  又过了二十多年,张华正独自一人在家,见四姐从外面来了,便高兴地迎接她。四姐对张华说:“我现在已列入仙人籍了,本来不应再下凡尘,但感念你的恩情,特来告诉你的去世之期。你可早作准备,也不要悲伤,我一定想法度你为鬼仙,也不会受苦。”说罢即辞别而去。-  到了四姐说张华将死的那一天,张华果然去世了。    共 412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私处瘙痒咋办 中医治疗阴囊湿疹成果好
昆明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是哪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