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渝北信息港 > 旅游

创客故事人机交互20时代下智能机器人的刚

发布时间:2019-04-11 03:25:55

为孩子找个机器人玩伴 人机交互2.0时代

高子庆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做这一款叫做“小曼”机器人的初衷是为自己的孩子找到童年的玩伴。

另一个理由则出于理工科创业者的敏感,在整个智能服务机器人行业,2015年被机器人创业者称为“服务机器人元年”,靠着键盘和触摸来与机器人交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在深圳,智能服务机器人基本的雏形框架已经被搭建起来了,它们具备行动能力、与人更容易的交互模式、有理解和处理问题的能力。这些能力是框架基础,而消费者更需要的是机器人里面的应用内容,这个需要市场的不断反馈和验证——高子庆和他的同行创业者们正在进行这样的实验。

就在高子庆和他的团队宣布“小曼”已经做出成品时,同一时间,邱楠的成人陪伴机器人产品宣布在京东众筹成功,产品已经发货,一家做餐厅客服机器人的公司将产品成功推销给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这种事情放在三年前没有人敢相信。

投入洪流

那个时候,高子庆也处于自主创业阶段,业务主要是为客户提供芯片方案。

而此时,深圳一家叫“创客工厂”的公司,做了一件让当时智能机器人创客们感到兴奋的事——提供一个专业机器人搭建平台,让复杂的技术触手可及——创始人王建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要做开源硬件的乐高!

行业内都知道,如果要做一个机器人,必须要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机械、电子和软件。在当时,电子和软件方面,已经有很好的解决方案,比如说Arduino,还有更多其它的单片机开发板,机器人控制板等。

但是在机械方面,那时并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乐高虽然很灵活,但它是塑料的,而且很贵。“创客工厂”因此而诞生:提供另一个灵活的专业机器人搭建平台。

随后,创业热潮席卷深圳,众多的创客空间建立起来,其中为人熟知的就是国际创客空间开源创客坊,柴火创客空间。

高子庆也在这个节点投入到机器人行业,卷入这股创业的洪流——做这个决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前前后后想了好几月,与同样在创业的妻子反复沟通,以得到她的全力支持,毕竟这对一个家庭来说,一旦失败了,就意味着一无所有昆明镀锌管价格

好在他之前创业的积累,为他提供了足够的技术支持。

让机器人做合适的事情

“小曼”机器人的次正式亮相是在上个月的第十七届高交会上。这离团队初开始研发这款机器人已经过去了一年半的时间。

这是目前中国规模的科技类展会,吸引了众多的机器人厂商前来参展。高子庆想试一试,在众多的机器人中,“小曼”是否能够吸引到儿童。

“小曼”机器人的功能是:在连接络的情况下,提供智能的语音对答。高子庆认为:语音控制作为逐步成熟的交互方式,将在儿童陪护领域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能培养孩子开口、动手能力。此外,“小曼”还将与教育机构合作,将教育内容放在“小曼”的平台上。

与其他针对孩子的机器人相比,“小曼”的不同点是具备优异移动能力,能跟小孩子体感交互;超大10.1寸触摸液晶屏,让孩子看屏不再费劲;实现机器人自动充电,不用孩子和家长时刻关注机器人的续航问题。

高子庆说,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孩子远离屏幕,回归自然语音交流。

另外,“小曼”装备了多方位防护,内置多款传感器,保护小孩子的同时,也能保护机器人。家长可以通过APP,实现跟孩子远程视频聊天。高子庆说,人机交互2.0正在实现之中。

纵使高子庆和他的同伴们想把“小曼”做成孩子们的玩伴,但他也清楚地明白,现在的技术水平还没有到那个程度,科幻电影里能与人对答如流的超级人工智能机器人目前只能存在于荧幕上。目前,深圳大多数智能机器人创业团队并没有自己独立开发的语音语义系统,依赖于以科大讯飞为代表的公共语音语义平台。

高子庆认为,机器人创业者们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如何让并不十分聪敏的机器人做合适的事情。

高子庆有时候会对自己现在做的事感到矛盾。他说,我们相信,玩具和工具不足以代替,能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一直陪伴在身边的父母。

机器人不是玩具

每隔几天,高子庆都会听到类似的话:我又看到了一款跟你们类似的产品,连长相都一样。

这令高子庆哭笑不得。他经常听到同行说,某某公司只用了两个多月就做出了机器人,宣称“如果拼速度,整个深圳我如果称第二,没人敢称”,而有的甚至只花了一个月。

“这就是一个玩具,一个高级玩具,叫机器人是因为听起来高大上,一听机器人,哇,送出去也很有面子。”在当天的高交会现场,离小曼机器人不远处的另一展台,一位工作人员向来往的人们介绍自己的机器人产品。

“机器人”一词早来源于捷克语“Robota”,意为“劳役,苦工”,后来被美国作家阿西莫夫翻译成英语“robot”,意为”机器“。当中文“机器人”出现时,机器人已经有些像人了。

在高子庆的眼里,真正意义上的机器人必须要有自己的感知体系、智能体系以及行动体系,而不是简单的平板电脑加一个外壳的组装,用机器人的概念将玩具卖出去。

创业者们都知道,在深圳这个大工厂里,想要做一件产品是极其容易的事情,只需要买好材料交给工人组装就好了。在这种诱惑下,很多人已经失去了对于创新的赤子之心。而创新恰恰又是智能机器人创业者必备条件。

在移动互联和智能设备的推动下,从事软件创业的人依旧前赴后继、义无反顾,无论是拿到投资的还是没有拿到投资的,都抱着一颗改变物理世界的雄心。

主打服务功能还是针对人性弱点设计

智能机器人刚需到底在哪

与高子庆“小曼”不同的是,他的好朋友邱楠做的是一款用于成人交互的智能服务机器人,它更多的功能在于语音语义的灵活性,尽可能接近人类语言系统。

点餐机器人

邱楠进行机器人创业比高子庆要早,他的产品目前已经获得Pre-A轮1300万元人民币的融资,在京东众筹成功,正式发货了。

他承认自己是幸运的,整个团队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专攻语音语义开发,在这一块有自己的创新。

在邱楠频繁游走于多个创业大赛和路演现场时,他被投资人问到的多的问题是:产品解决了什么样的痛点,满足消费者什么样的需求?

大部分智能硬件的创业者们很难回答,因为一开始,他们做一个东西的理由大多是觉得它挺有趣才去做的,还没想过解决用户什么需求。这是很多创业者的通病。

被问得多了,邱楠开始深思做一个产品出来要满足什么需求?服务机器人有刚需吗?有什么样的需求?

之后,邱楠和他的团队去做了市场调查,他们发现:人们对机器人的个需求是做家务,如扫地、洗碗做饭等。

邱楠突然就发现,除了做家务之外,好像用户对机器人没有特别的要求了,因为大家印象当中机器人应该就是用来做这样的。

可是,那些用过做家务的机器人的用户却反馈:扫地机器人真的扫不干净,让机器人洗碗做饭,现在的科技水平还达不到。

这点,邱楠自己可以证明,一年前,他买了一台扫地机器人,自从三个月前它坏掉之后,就被遗弃在墙角了。

客服机器人

当人“依恋”上机器人

邱楠在智能硬件行业有13年的经历,直到三年前,智能硬件突然火起来——仿佛任何一个硬件只要配上一个APP就变成了智能硬件。

然而,在邱楠看来,真正的智能硬件并不是说只要硬件跟相连就可以了,智能硬件不是由APP决定,而是在场景应用当中,由它能否更为主动地去接收信号,并反馈,是由这样一套机制来决定的。

邱楠认为需求并不一定仅仅是在功能上去满足用户的某一项需求。一个好的产品,一个好的需求不是为了某一个功能而产生的,而是为了击中人性当中的某一项弱点。

“比如说我们说独轮车,它的功能好像是我们可以骑着它到某一个地方,但是你真的是为了这个功能去买它吗?独轮车击中的是炫酷的弱点,每个人都喜欢炫酷,我也喜欢,炫酷是人性当中非常棒的一个弱点。所以它会让我们变得臭美,人性当中有哪些弱点?我觉得还是蛮多的,贪婪、懒惰,好色、装逼、吃货、孤独、玩乐等等非常多。” 邱楠说。

基于这些想法,邱楠对外宣传自己产品的时候,一直说的都是:这是一个有温度的机器人。

邱楠希望当他的产品到达客户手中的时候,通过一天天的相处,客户能对机器人产生依恋之情网站建设基础知识包括哪些呢?
,当它产生故障的时候会感到难过,而不是弃之不理。

“小曼”机器人初的客户则是高子庆的两个孩子,测试功能的那一段时期,高子庆每次回家,都会把“小曼”的模型带上,供儿子们把玩,高子庆让他们说出自己的感受,孩子们不满意的地方,第二天回到公司后他再跟工程师们商量,加以修改。

9成公司一年之内将死掉

高子庆和邱楠目前都已经感受到创业艰难,投资的热潮已经过去了,创业者们还在不断烧钱——高子庆和他的合伙人投进了200万元,邱楠和他的团队投入近1000万元,目前还远远没到盈利的程度——冬天就已经来了。

邱楠加进了一个有260位智能服务机器人创业者的群,群里大部分人都在苦苦挣扎,无法拿到融资,又无法承认失败,每天都在熬着。

有些项目在邱楠看来是没有希望的,但是作为同行,他并不愿意去提醒别人的失败。他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残忍。

邱楠曾经在朋友圈里说:“总觉得时间不够用。”从开始决定做机器人以来,邱楠经常在办公室加班到凌晨,很少再去参加孩子的家长会,老婆偶尔抱怨他很少回家——邱楠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还有一种压力来自于公司需要扩大,近两年的蛰伏期,产品就要走向市场了,在接受消费者的检验,是否能够平稳过渡到安全期就要看市场的反馈了。

“明年的这个时候,会有90%以上做智能服务机器人的创业公司死掉,消费者正在进行选择,这对智能机器人创业者是非常残酷的,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冬天。”邱楠发愁的时候总喜欢双手抓头,每次他这样做的时候,灵感都会出现。

邱楠说,创业热对真正的创业者来讲是有伤害的,让整个创业环境变难了,投资人经过多次投资失败变得更加谨慎,一些好的项目反而拿不到投资——他一直不愿意被别人叫做创客,对他而言,整个创业经过了无数次自我怀疑、自我否定,无数个无法对别人诉说的无眠之夜——这并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冬天已经来了

8月份的时候,高子庆的公司经历过一场危机,另外两个股东对股权分配提出了异议,整个团队差点解散——这是高子庆觉得难的时刻。

风波平息之后,高子庆对“小曼”反而有了信心,明年1月6号他将带着“小曼”去拉斯维加斯参加全球的消费电子展CES。同时,他也有危机感,:目前深圳儿童玩伴机器人的公司很多,主要方向都是围绕儿童教育与娱乐等小场景做尝试。“小曼”机器人今年只能推出基本硬件,明年才能正式推出相关配套产品和软件。

在高子庆看来,机器人要想得到用户的青睐很简单:就是这个机器人你自己公司的团队成员都愿意花钱买来送给他的亲戚朋友,那么你就有理由相信你可以推向市场了。

但是谁也不知道星力手机捕鱼
,明年的市场会变成什么样?高子庆说,人机交互还没达到划时代的阶段,2.0正在实现过程中,深圳乃至全国还没有一家智能服务机器人公司巨头,大家都憋着劲儿,一个新的产品走向成熟需要很长时间。可以肯定的是,现在还没达到预期。

高子庆也曾在送餐机器人的展台前体验过机器人送餐,那种感觉很神奇,但也有一些别扭。邱楠把自己的团队的机器人带回家,放在客厅,老婆每天会通过它听与天气预报,通过它来听音乐和练习瑜伽,儿子通过它来给自己讲故事,有时候还会抱着它入睡。在这个时候,机器人就不仅仅是一个工具了。

即使谁也不能确定智能机器人将来会变成什么样,但有一点却得到了所有服务智能机器人创业者的认同——它将来的使用场景很广,会像一样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