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北京一卡通遇盈利模式困局超市肯德基付费功

2018-11-30 21:04:12

北京一卡通遇盈利模式困局 超市肯德基付费功能少有人用

然而,由于没有实名制、付费麻烦以及北京市居民对一卡通附加商业功能不够了解等原因,一卡通公司99%以上的交易来自公交、地铁系统,仅有不足1%的交易来自附加商业功能。

你是否知道,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还可以用来付打车费,可以在超市购物,还可以在肯德基买单?

自2006年推出以来,一卡通已经发行了6000万张,覆盖零售店5000多家。

然而,由于没有实名制、付费麻烦以及北京市居民对一卡通附加商业功能不够了解等原因,一卡通公司99%以上的交易来自公交、地铁系统,仅有不足1%的交易来自附加商业功能。

相比覆盖生活方方面面、日均交易额达1.4亿港元(1.1亿人民币)香港八达通,一卡通的交易仍集中于不具有盈利能力公交、地铁票务系统,且对政府财政补贴较为依赖。

面对困局,一卡通方面表示,“我们也想建立一个盈利模式,但是又没法去做。”

里面的人没法做,外面想做的人却进不来。国内银行也想进入这个“钱”景广阔的市场,但在壁垒之下,至今几近无功。

多数人没用过附加商业功能

新京报随机对100名北京常住居民发放调查问卷,其中76名受访者只使用一卡通坐公交地铁,有24名受访者使用过其他商业功能。

赵女士在北京工作一年多了,钱包里还放着香港公交卡——八达通卡。她之前在香港生活过一年,如同家门钥匙一样,八达通卡是她当时出行的必备物品。

“去学校上课、出去逛街游玩、下楼买饭或者逛超市之前,都会留心看下是不是带着钥匙和八达通卡。好多同学都在香港工作,大家的共同感觉是八达通卡比零钱包更方便。刷一下就好,不用找零。”赵女士说。

八达通是世界上应用范围广泛的智能卡付费系统之一。八达通企业资讯部向新京报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市面流通的八达通卡及产品超过2300万,对于全香港16至64岁居民,八达通卡的渗透率已经达到100%。覆盖服务范围包括停车场、路旁停车收费表、餐饮、饼店、便利店、超级市场、家居商店、衣服零售、电讯服务、商业或住宅楼宇门禁等。

回到北京后,赵女士每天带在身上的是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很希望一卡通可以像八达通一样方便。”赵女士说。不过,在北京一年多的时间里,赵女士只在坐地铁和公交时才会用到一卡通。

一卡通官方站上的资料显示,除了可乘坐公交地铁,一卡通还可用于出租车、超市、饭馆,甚至是市政缴费。一卡通公司已经与沃尔玛、物美、肯德基等多家商户建立合作关系。但是,实际调查发现,一卡通在商业中的实际使用率一般。

新京报随机对100名北京常住居民发放调查问卷,询问他们曾用过一卡通那些功能。其中,76名受访者只使用一卡通坐公交地铁,有24名受访者使用过其他商业功能。

东三环CBD附近一家京客隆便利店的收银员告诉新京报,每天多有1到2人使用一卡通消费,而该店每天的顾客数量有几百人。

出租车司机陈师傅说,一年前接手这部车时,车上就配置了一卡通终端,但是开车一年来,从没有一个乘客提出要刷公交卡。

在角落里的一卡通刷卡机

实地探访发现,许多商户的一卡通刷卡机均放在不明显的位置。CBD附近的一家肯德基共有5个收银台,但只在角落配有一台一卡通刷卡机。

为什么一卡通的附加商业功能如此的鲜为人知、少有人用?

赵女士说,“我以前根本不知道一卡通还可以消费。在香港,除了乘坐公交、地铁、出租车和渡轮之外,生活中很多地方都可以用八达通,常看到八达通刷卡优惠的活动,商铺里八达通的刷卡机都摆在显眼的位置,就像大陆的银联POS机一样普遍。”

相比之下,一卡通的使用显得有些不便。

在北京工作的李先生对新京报说,有一次他拿着一卡通在肯德基买单,服务员看了一眼,高声喊“公交卡刷卡”,于是店长过来拿卡去了“里屋”。

实地探访发现,肯德基、京客隆等商户的一卡通刷卡机均放在不明显的位置。CBD附近的一家肯德基共有5个收银台,但只在角落配有一台一卡通刷卡机。

出租车司机陈师傅说,“我们不愿意让乘客刷一卡通,刷卡后,机器会‘吐’出一张不足一厘米宽的小纸条,得拿着纸条到公司去领钱,纸条太小,很容易丢,丢了就白干了,非常不便。”

一卡通官上显示已经与麦当劳有刷卡合作,但广渠门内大街的麦当劳店员告诉“没有这个服务”。

除了“刷卡”麻烦外,不记名不挂失也是一卡通难以普及的原因之一。由于无法挂失,丢失后无法止损,消费者不愿意多充钱。

新京报的调查问卷结果显示,100位受访者中,有95人每次充值数额小于等于100元,只有5人,每次充值额超过100元。“如果一卡通以后推出实名制可挂失,你是否愿意多充钱进行除交通以外的其他消费?”有66个受访者表示“愿意”。

今年小额消费手续费不足200万

一卡通的刷卡手续费比银行略低,目前一卡通与商铺合作的刷卡点有5000多家,预计今年小额消费手续费不到200万。

数据显示,目前北京一卡通的发卡量是6000万,香港八达通的发卡量是2300万张,从发卡量看,一卡通是八达通的近3倍。

目前,香港常住人口是697万人,八达通的日均交易额为1.4亿港元,假如香港常住人口每人一张八达通卡,相当于每人每天消费20港元。根据这个数字,粗略算了一笔账:假如北京市常住人口(2069万)每人一张一卡通,不考虑北京与香港的物价和游客贡献,粗略计算北京一卡通日均交易额可以达到3.3亿元。据此推算,一卡通的年交易额或将超过1200亿元。

巨大的交易额往往伴随着丰厚的利润。

一位银行从业者对新京报表示,银行发行“卡片”是为了赚取刷卡扣点。例如,一个持有信用卡的消费者在某银行的POS机上刷卡消费1000元,按照国内惯例有1%的商务回佣即10元。这部分回佣由三方分食,其中发卡行可以拿到70%,即7元,提供POS消费服务的收单银行可拿走20%,即2元,剩下的10%则由卡组织(银联)拿走。

“如果是银行与商户直接谈的合作,刷卡扣点率也是每笔1%左右,这部分扣点将全部由发卡单位获得。”上述人士称。

新京报从北京一家银行了解到,2013年上半年,POS机手续费占据该行银行卡手续费(包括ATM手续费、借记卡发卡手续费、信用卡收入等)的6成,获利近9000万。

新京报从一卡通公司了解到,目前一卡通与商铺合作的刷卡点有5000多家,刷卡手续费参照同行业标准,比银行略低一点,预计今年小额消费手续费不到200万。

根据此前政府披露数据可知,一卡通的商业交易额所占据比例非常低,其使用主要集中于不具有盈利能力地铁公交票务系统,且主要靠财政补贴。北京市财政局相关负责人日前透露,一卡通99%以上的交易来自公交、地铁系统,预计今年定额补贴1.3亿元。而根据一卡通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公司获得补贴1.04亿元,前年获得补贴1.3亿元。

“商业拓展仅是为方便市民”

一卡通方面表示,目前重点仍是市政交通方面,即使也做一些商业拓展,开拓了一些便利店的合作,但仅是为方便市民。

面对如此大的“钱”景,北京一卡通却没有开出“金矿”。问题出在那里?

商业观察家陆新之认为,主要原因在于“经营动力不足”。“对于在公共交通垄断的一卡通公司,做得好与没做好的差别并不会太大,不是市场化的领域,不存在竞争,政府补贴就可以维持运营,生存没有压力,做好经营的动力不足。”陆新之表示。

对于盈利上的困局,一卡通公司也表示很无奈,“我们也想建立一个盈利模式,但是又没法去做。”一卡通公司相关负责人说。

到底是什么原因绊住了一卡通公司的商业拓展?从一卡通公司给新京报的回复可知,缺资金、缺人力、缺机制,是它们面临的三大难题。

据一卡通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一卡通公司在全北京与商户的合作刷卡店有5000多个,虽然一直在做“小额支付”业务,但是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而且支付牌照是在三年前才拿到,起步比较晚。同时,一卡通目前仍将重点放在市政交通方面,即使也做一些商业拓展,开拓了一些便利店的合作,但仅是为方便市民。

此外,一卡通方面还表示,目前一卡通公司上上下下只有80多个个工作人员(地铁公交充值点工作人员并不隶属于一卡通)。同时由于公司属财政拨款,工资标准不能定的较高,无法吸引懂市场的专业人才,商业推广人才非常匮乏。

一卡通公司还提到,缺乏宣传也是消费者较少使用一卡通刷卡消费的原因之一。

近日,北京市地方标准《市政交通一卡通技术规范》开始征求民意,其中提到,未来一卡通的应用领域将更加广泛,并有望实现身份识别功能。

但是,陆新之对一卡通的前景仍表示担忧,他说,“现在没有实名制,服务都没做好,采用实名制之后,对用户个人信息的保管是否能做好,仍存在疑问。”

前述银行人士对新京报表示,实名制后,卡片的管理成本和运营成本会相应提高,点建设、设备铺设和后续服务都要加强,这对发卡公司而言是较大的考验。

据了解,目前,全北京市有400多个一卡通办卡点,但只有69个点可以办理退卡,“坏卡”退卡,只有12个点,且卡内余额需等待7个工作日后再次返回点领取。据新京报调查,一卡通公司列出的69个退卡点中,至少22个无法退卡。

■观察

竞争者不得其门而入

同样是“卡片”,一卡通没做好的服务,银行卡早已做到。而银行也一直想要进入一卡通“独享”的领域,但多年来一直未能“谈成”。

虽然一卡通商业运作不成功,但银行业、电信业一直在觊觎这一市场。

技术上已无壁垒

据了解,中央人民银行2012年下发通知,要求2013年1月1日起,全国性商业银行均开始发行金融IC卡,到2015年,金融IC卡将全面取代磁条卡。IC卡和现在的磁条卡主要区别是,多了一个电子钱包功能,而电子钱包可以整合进公交、医保等各项市政服务,在技术上已经没有壁垒。

目前,宁波、南京在政府推动下,已经允许银行发行整合了乘车、医疗等各项市政服务的“市民卡”。

“谈了五六年,没谈成”

小韩在北京某银行负责市场开拓业务,曾经跟一卡通公司打过多次交道。他说,银行看中公交卡的社会效应,想要把它整合到银行卡中,同时也整合进医疗等市政服务。未来的趋势是把每个人手中四五张卡整合成一张,真正做到一卡通行。

“五六年前起,各家银行就曾试图进入这个市场,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家谈成。”小韩说,“牵涉到利益问题,一卡通公司根本就不愿意跟我们谈。”

小韩认为,一卡通公司的顾虑有几方面,一旦开放公交卡的标准,允许银行介入,银行直接发卡,未来如果某上级部门牵头与银行展开更多合作,一卡通公司只能“靠边”站。此外,一卡通很大的利益点是6000万张卡中的沉淀资金,包括押金、死卡余额等等。

“钱包”未触及核心利益

除了银行觊觎公交支付这一“肥肉”外,电信运营商也来势汹汹。目前,移动、联通等都已推出“钱包”,抢占刷乘坐公交、地铁的便利高地。

今年6月,中国银联和中国移动联合在北京、上海等14个城市推出“钱包”。业务范围包括星巴克、哈根达斯、万宁、中信书店等,北京刷乘公交也已经完成测试。

今年9月,中国联通在北京通信展上也发布了“钱包业务”,用户可以把银行卡、公交卡、加油卡等各种卡片与绑定,就能在超市、商场、地铁等实现刷支付。

从10月底开始,北京各联通营业厅可办理这项业务。

不过,尽管电信行业已经开始与一卡通有交集,但是一卡通的业务实际上仍然保持相当高的独立性,充值等关键步骤仍要依靠一卡通点。

比如,移动、联通与一卡通合作的SIM卡中,内设两个账户,一为账户,另一为钱包(联通为一卡通账户),两个账户的费用不能共享,如果丢失,钱包账户也将损失。

此外,充值方式上,钱包(联通为一卡通账户)仍要到北京市政公交卡充值点,或登录市政公交一卡通络服务平台进行充值,营业厅不予受理。

商业观察家陆新之表示,如果公共交通支付向银行、电信运营商开放,一卡通的生存就岌岌可危了。

香港八达通与北京一卡通的对比

已推广范围

八达通:公共交通、个体、连锁餐饮、便利店、超市、停车场、家居商店、电讯服务、楼宇门禁、其他城市服务

一卡通:公共交通、连锁餐饮、超市

“钱”景

八达通:日均交易额达1.1亿元

一卡通:每年财政补贴约1亿元

□新京报李媛赵嘉妮北京报道

(来源:新京报)

摇钱树游戏机
彩钢瓦刷油漆
养森瘦瘦包效果怎么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